鲜花在白宫的地位有多高?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10:21  来源:杭州园林绿化

白宫还是一座花艺豪宅。在北门廊之下的地下室中,有一个专为首席花艺师及其同事开设的花室。他们为白宫的公共区域和私人房间制作和布置花束,创造出各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摆饰。...

白宫还是一座花艺豪宅。在北门廊之下的地下室中,有一个专为首席花艺师及其同事开设的花室。他们为白宫的公共区域和私人房间制作和布置花束,创造出各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摆饰。几乎所有的桌子或壁炉上都有鲜花装饰,鲜花早已是白宫装饰的重中之重。
    
     然而在 19 世纪初,鲜花在白宫的地位并非如此。美国人那会儿很少在室内放鲜花,因为他们觉得鲜花会吸取氧气并释放出有害气体。当时,蜡花才是主要的室内装饰用花。直到 19 世纪 50 年代,当时总统詹姆斯·布坎南(James Buchanan)的侄女 Harriet Lane(因布坎南终生未婚,也是代理第一夫人)向白宫推荐了鲜花装饰后,传统观念才被打破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布坎南下令在白宫西面建立一个温室,让侄女可以随时选择鲜花。当时的《纽约时报》报道说,在 1858 年的招待会上,“鲜花香气和香水味充满了房间”。公众也可以进入温室参观,在那里体验首席花艺师约翰·瓦特(John Watt)的照顾下蓬勃发展的“稀有植物”。
    
     到了 20 世纪,白宫花卉的布置普遍偏正式,大多是圆形的设计,花的种类以康乃馨和菊花为主。60 年代,第一夫人杰奎琳·肯尼迪(Jacqueline Kennedy)改变了整体的布置,多选用白宫特有的古董花瓶去装本地的季节性鲜花,令白宫的花艺装饰充满了法式风格。70 年代末,罗莎琳·卡特(Rosalynn Carter)在庆祝《戴维营协议》签署的晚宴上使用了廉价的连翘类鲜花。直到南希·里根(Nancy Reagan)成为第一夫人以后,她开始从世界各地进口鲜花,白宫里从此多了牡丹、百合、曼陀罗,小苍兰,绣球花等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事实上,确实是里根女士永远地改变了白宫的花艺装饰”,曾在白宫担任首席花艺师的南希·克拉克(Nancy Clarke)在她 2011 年的回忆录中写道,“自从那以后,每届的第一夫人都在延续这个传统。”到了米歇尔·奥巴马(Michelle Obama)的时代,她更喜欢兰花和松散式的花卉布置,比较之前更加不正式和富有戏剧化。
    
     今年二月,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夫人梅拉尼娅在白宫举行了首次官方会晤,他们沿袭了曾经的第一夫人劳拉·布什(Laura Bush)的做法,使用金边瓷器和白色花朵以及葡萄作为餐桌中央的摆饰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我觉得这样非常精致典雅,看到他们能弄出这种简洁美,我很惊讶。”担任过白宫首席花艺设计师 Laura Dowling 这样说,不过她已经在 2015 年突然离职了。
    
     Laura Dowling 今年 57 岁,立春那天她在纽约的花艺市场闲逛,与人讨论她的新书《白宫里的鲜花外交》。书中讲述了许多她在白宫做装饰工作时的八卦消息,以及有关花艺和工艺品设计中的奇闻轶事。
    
     比如,有次国会成员受邀带着他们的家人在白宫南草坪野餐,然而由于棉花糖机器和粗亚麻桌布的并列放置,使得宾客们受到了静电的袭击。Dowling 的解决办法是,从家政人员那里拿了一卷烘衣纸,用它们来隔断静电。
    
     再比如,前总统奥巴马 50 岁生日在玫瑰花园举行烤肉晚宴时,白宫养的蜜蜂不停地出来捣乱。“我对那次晚宴的印象就是蜜蜂追着宾客到处跑,管家则急急忙忙地转移那些花艺。” Dowling 回忆道。
    
     Dowling 在 2009 年秋天通过竞争上岗得到了这份工作。在经历了 8 个月的申请和面试之后,最后只剩下三位花艺师,他们被分开安置在白宫一楼。这三位花艺师被要求在 4 个小时之内完成一个国会晚宴级别的餐桌摆设,并为白宫蓝厅和椭圆形办公室分别准备一个花艺。
    
     Dowling 说自己利用“橘子、琥珀和一个现代立体花瓶”完成了设计,“当奥巴马夫人走进房间跟我谈论我的设计时,我向她解释如果我用了蓝色,那么我的设计将会变成芝加哥熊队的主题。她跟我说:‘总统会喜欢这个设计的。’”
    
     最终白宫雇用了 Laura Dowling。六年来,Dowling 管理着总统府里私人和公共区域大大小小的创意花艺。除此之外,她还负责了奥巴马一家私人聚会和其他官方活动的餐桌摆设。包括国会晚宴,有时光花艺的预算就有 7000 美元。
    
     2000年,Laura Dowling 的花艺设计在巴黎花市上大获成功后,便第一次对这个行业产生了兴趣。最后,她去专门的花艺学校学习,并在晚上兼职花艺工作。
    
     Laura Dowling 曾接受了华盛顿中国驻美大使馆的装饰任务,Dowling 从此开始将花艺看作一种外交手段。“大使馆给我提出了一些要求,包括什么该做和什么不该做,什么颜色应该用和什么颜色不应该用”。
    
     有一次,Dowling 的任务是装扮桌子中间的一块空间。因为要装扮的地方实在太大了,于是她便将这块空间做成了儿童嬉水池的样子,将其中填满泥土和树叶,然后再种上几百朵花。可是整个空间看起来还是很空洞,接着 Dowling 就围绕这个池子做了七个花艺。任务完成之后,中国驻美大使馆的一位官员告诉 Dowling,她的这个设计类似七星伴月,在中国有一定的积极意义。Dowling 解释说:“这个设计纯属偶然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在白宫任职期间,Laura Dowling 给每一个场合都设计了适合的花艺,比如说,当拥有化学博士学位的德国总理 Angela Merkel 到访白宫时,她将花束灌木修剪成类似化学分子的形状。而且 Dowling 通常会避免使用白色花朵,因为白色花朵在很多文化里都被看作是葬礼的象征。
    
     当然了,人无完人,Laura Dowling 似乎没能避开所有陷阱。2015 年,她突然从白宫离职,原因也不方便透露。Dowling 曾说:“我给白宫的审美观带去了一些改变,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种变化可能是颠覆性的。”